凌晨三點半,身很疲,卻輾轉難眠,睡了又如何;
伴家三十秋,人想逃,卻血濃於水,斷了又如何;

dryad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