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活埋卅一人的新開部落災難現場,來了一位郵差,手中拿著一疊收件人盡是罹難者的信,站在土石流上喊:「兄弟啊,有聽到的來拿信啊!」當然,沒有任何人來拿。問他為何這麼做,他說,或許某幾封信,真的能讓他們了無牽掛的離開,而身為郵差,這是他唯一能做的悼念方式。


在高雄縣六龜郵局服務近卅年的蔡有利,這些年來,固定的送信路線就是從六龜出發,行經新發村、新開部落,再到不老溫泉區。但這條他已經走了幾千個日子的送信路線,卻在幾天前幾乎全變了樣。


「這裡,有我好多的朋友,只要喊一聲,那個熟悉的人就會跑出家門來拿信!」蔡有利感嘆的說,莫拉克風災過後,新開部落一夕之間死了卅一人,連他熟悉的道路房舍,現在全變成灰色土石流。


「我的朋友,你們有聽到我來送信了嗎?」站在土石流上,蔡有利對著眼前的荒蕪景色,拿著信大聲喊著。


看見這個場景,儘管在炙熱的太陽底下,但還是旁然感到不寒而慄。畢竟,這些信的收件者,已是被埋在土石流底下的罹難者。但蔡有利的眼神盡是哀傷,絲毫沒有一點恐懼。


他說,雖然和底下的「兄弟」只是郵差和收件人的關係,但「廿多年了,他們習慣有我,我也知道每個人的家庭背景,他們的死,對我來說就像親人一樣。」「如果,有幾封信能讓他們了無牽掛的走,我這一趟送信,也值得了。」


-----------------------------------------------------------------------------------------------------------------------------------------------------------------------------------------------------------------------------------------------
門一開
鄰居的屍體伴著泥水流出門外
阿伯行動不便,逃離不及就這樣溺死在家中了
從災區的人口中緩緩訴出,我看不透他眼中複雜的情緒

自以為,懂得生離死別

但,在瞭解那空洞表情後的故事後
我才瞭解,比起我,有更多更深沉的哀傷故事
進行著且持續著,深沉的持續著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
家毀了
人走了
一家好幾口,留下的或許只剩下鏡中的自己
毫無繼續下去動力的自己

失去的家可以重建,那失去的親人呢
或許,會這樣的陷入,然後無限迴圈的困住


不要被那離開的反作用力
困在黑暗角落

人總是會走的,但是有些
是需要你們幫那些不能延續的人,繼續下去。

雖然,我不確定若當事者是我,我是否可以。

生死之苦,原來是這麼深沉的體驗,然而,
你突然知道什麼叫看盡一切本無,而知道當下即是的意義。
楊惠姍的這段話,又逐漸清晰。


深深的吸一口氣
補充一些氧氣和勇氣
今天,開始。在這當下。

希望,你們的今天早日到來
開始,在結束之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yad0304 的頭像
dryad0304

翱。四季。

dryad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