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lickr
http://www.flickr.com/photos/22694362@N07/

知道嗎?看到這段新聞時,眼睛承受不住悲傷的情緒,更悲傷的是,這是透過公視、CNNireport發的聲音,我才得知。很愛爆料的蘋果中天咧!很愛說大話的中時咧!自稱很愛台灣的民視和自由報咧!
如果,這是你的家庭,從祖先到現在都賴以維生的田地,就這樣遭人欺凌,若是你,你會視若無睹嗎?當各國都重視糧食危機的問題,我們卻把良田變工業用地,農地休耕來補帖綁樁,拿來換那虛偽的GPD。

面對大陸、印度的崛起,台灣已經不適合拿製造業來當強項了,尤其是高度汙染的產業,這對台灣這片土地包含上面的人民只是傷害。就我居住地台南附近,永康工業區、新市工業區、南科、大新營工業區、保安工業區、佳里工業區、七股工業區、仁德工業區、山上工業區、建台工業區、中崙工業區、官田工業區、安平工業區、柳營工業區、新吉工業區、龍崎工..........,上面那落落長的工業區,只是農業縣台南喔,就台南就這樣落落長,更何況是其他工業縣市。


扣除南科,其他工業區若有經過,你會發現,人煙稀少。而這片肥沃的土地就這樣蓋在冰冷的水泥地下,其實這情況還算好。有些被汙染的土地,比如台南安順台鹼安順廠,有著被台鹼汙染而含全世界戴奧辛含量最高的土地,居民在不知情下食用含戴奧辛的魚而導罹癌而死亡,這會發生在那邊,就會發生在你家,別人會吃到,我也會吃到。而那土地需要花好多錢,好多時間,好多人的性命來彌補。

如果你有看過那些凋零的村落,那些殘破的家庭抱著故人的照片的那畫面,你一定可以理解我的難過。

而更難過的是,我只能難過。

 

 

 

 




 

 

「留一點點給我吃好不好?」

 

 事情的開端,可以從六月九日,PeoPo公民記者大暴龍的文章開始︰

台灣有個「苗栗王國」?  2010.6.9
2010.6.8下午,收到苗栗竹科竹南基地徵收戶傳來訊息,只有短短幾行字:
竹科四周道路被苗栗縣政府封鎖,我們住在裡面的住戶不得進出,連接送孩子上下學都成為問題。
信中附了幾張照片,直覺這是苗栗縣政府的「圍城」之計嗎?


六月十三日,大暴龍發表了更詳盡的採訪內容,以及影音報導;這篇文章成為討論苗栗大埔事件的交叉點,至今已有七萬多人次點閱,也有兩百多篇回應激盪辯論︰

當怪手開進稻田中...
2010.6.13
怪手直接開進休耕或再一個多月就可收割的稻田,或開挖或推土,甚至只是在稻田裡繞幾圈就開走,部份居民隱忍不敢阻止,按耐不住的居民責罵員警和工程人員,招致而來的是稻禾被鏟除得更徹底,及與員警在稻田旁追逐後,立即被優勢警力制服受傷,一位憤怒的農民提言要放火燒怪手,換來的是稻田被鏟成平地,幾乎看不到還站立著的稻禾。

事件發生後,並未獲得主流媒體的大篇幅關注,另一個網路新聞平台「新頭殼」採訪當地民眾,質疑縣府及媒體角色︰

苗縣府大動作不見報 居民嘆:簡直像戒嚴  2010.6.15.
居民向新頭殼記者表示,事發當時,媒體都被擋在外圍,雖然有人試圖連繫某家大報記者,但不知何故,沒看到記者到場。隔天,媒體對這件事隻字未提。只有自由時報在一篇報導立委康世儒為大埔居民爭取權益向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陳情的新聞中,多報導了一句苗栗縣府強調「依法行政」的回應。

部落客傅瑞德則以曹操的故事,評論苗栗縣府的粗暴行動︰

敗榖求利,盡失民心,蠢。  2010.6.15.
嘗出軍,行經麥中,令「士卒無敗麥,犯者死」。騎士皆下馬付麥以相持。

網路公民新聞媒體「台灣好生活電子報」,陸續作了兩篇詳盡的追蹤報導︰

兩百年祖傳良田,苗栗縣政府怪手強奪  2010.6.19.
一份苗栗縣科長2008年6月針對自救會陳情文寫的答覆,卻清楚顯露了「說一套,作一套」的官僚作風,也戳破苗栗縣政府刻意曲解法令、對外說都有通知地主的謊言。文中白紙黑字寫著:「依法在都市計畫規劃程序,僅需公告公開展覽即可,並不需一一通知地主,且本案擴大範圍約154公頃,地主至少幾萬人,一一通知恐浪費公帑。」邱玉君又好氣又好笑地說:「哪來的幾萬地主?總共也才九百多戶而已!花那麼多錢在媒體登大幅廣告,卻認為通知地主開會是浪費公帑?」

強制徵收猶未盡,稻穗成灰淚未乾
  2010.6.22.
七十七歲的大埔老農黃福記從一個珍藏的紅包袋,小心翼翼拿出他擁有超過四十五年的土地所有權狀:「這兩張是阮爸傳給我的土地,我很害怕,因為一夜之間縣政府就說你這兩張證明都沒效了,地已經是苗栗縣的了,哪ㄟ安內(怎麼會這樣)?」在另一張苗栗縣政府官方的土地登記謄本,以「區段徵收」之名跳過原地主的同意步驟,逕自把原屬於「特定農業區」的私有地,土地所有權人改列為「苗栗縣」、管理者「苗栗縣政府」。

對於「主流媒體漠視」的指控,聯合報苗栗地方新聞部落格,未具名發表文章反擊,並質疑新頭殼等網路媒體的報導。網友在推特上指出,該部落格不但匿名發表,左欄「其他文章」竟然大多是劉政鴻的公關新聞:

你是來玩的,我是來工作的  2010.6.20.
9日當天凌晨,根本沒有主跑記者接到電話陳情、或要求到場採訪,何來「擋在外圍」之說,而相關新聞9日、11日自由時報有報導、10日聯合報也有報導,只是都見在台北人看不到的地方版面。

媒體與政治的利益連帶角色,確已成為苗栗大埔事件另一個關注、討論的重點,Torrent在部落格以嘲諷的語氣,點解主流媒體與弱勢團體的愛恨關係︰

苗栗大埔事件 幫主流媒體說句話  2010.6.21.
很多人認為,這次苗栗大埔滅稻毀地事件主流媒體之所以封殺,就是因為苗栗縣政府下了很多置入性行銷。在這裡,我要為主流媒體說句話:這些大媒體上從大老闆、下到第一線大記者,根本心裡就是認為這題是不重要的屎新聞,請這些質疑的人撒泡尿自己照照這則新聞有什麼值得被買的。

另兩名曾在媒體任職的部落客阿潑與鄭龜,則對此一議題發表針鋒相對的意見,同時觸及部落格的寫作倫理︰

一個買來的調查?  2010.6.22.
要批評主流媒體不關注大埔農民,可以。要批評媒體置入性行銷嚴重,沒話說。要批評記者下流,也隨便。但是,當你要以薄弱的證據來打議題時,請搞清楚問題是什麼,要用「置入性行銷」來批判一則「媒體不關心的新聞」,更大剌剌點出他人名字說他被收買,我真不懂這和惡質媒體的名嘴有何兩樣?

一個鄉民對記者粗暴又指名道姓的指責?  2010.6.22.
遠見雜誌說他們實地採訪了每個縣市,但請各位去便利商店翻翻雜誌,你會發現這特別報導的文字內容跟苗栗縣政府提供的新聞稿差不多,完全不需要去苗栗,不用作任何採訪,也沒有對苗栗縣府提供的數字作任何質疑,只要看看縣府的新聞稿就改寫得出來。是天下遠見文體生產機的典範。內容雷同程度與中時苗栗縣特輯那幾篇高達8成。

最後,今天中國時報的「我見我思」專欄,何榮幸平議苗栗大埔事件,認為縣府即使合法,但手段粗暴而充滿爭議︰

當怪手摧毀良田  2010.6.23.
不論此案未來發展如何,「怪手摧毀良田」的粗暴印象卻已深植人心。任何與此案沒有利益關係的民眾,都會有一個最根本的疑惑:即使一切按照規定,我們的公部門為什麼連最基本的「體恤民情」都做不到?一個已經研議多時的區段徵收案,有什麼天大的理由必須在稻米即將收成時破壞良田?

來源網站:http://blog.chinatimes.com/dander/archive/2010/06/23/511115.html 

 

延伸閱讀:

農民扶稻,雷劈怪手─竹南大埔反暴力徵收http://www.todei.org/node/148

竹南大埔,怪手挖田事件始末小地方新聞整理:http://www.dfun.com.tw/?p=2778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yad0304 的頭像
dryad0304

翱。四季。

dryad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短腿
  • 好像很過份,但我不看新聞也不看網路影片...只看到少少的文字敘述
    但日子還是要過、書還是要讀、考試還是要考,也許有一天我也會變成壞人之一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