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一口茶,在這好久不只專屬於我的早上
口腔裡瀰漫著甘甜的味道,跟剛入口時的澀味形成了強烈對比
這是茶的回甘特性

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
當努力走過那苦.那澀後,再回味時會發現
那時的苦澀已經換了個enjoy的滋味

當然,並不是每人都會有這種感覺
就跟不是喝每種茶都有回甘的滋味一樣
尤其是加了一大堆糖的茶(人生?)


-------------------------------------------------------

今天睡好飽,雖然還是睡的間間斷斷的
或許是雨中跑步,或許是跑完步後沒馬上去洗澡,還在冷氣房跟同事聊天
這結果讓我這幾天難過的要死。
對,沒錯,我感冒了。

改死的感冒。


所以昨天預定九點多就想去睡了
和大學同學say good bye後,去臥室一躺下就沉去了


(鈴~鈴~鈴~)
............
(鈴~鈴~鈴~鈴~)
雖沒看就按了通話鈕,可是還是沒接到電話


【喔,是家豪,要幹嘛呢?】想時,起身看了個鬧鐘,時針和分針皆在最高點左右
【十二點了】離開臥室走去前廳,換了個室話撥給家豪

談完瘋狂的想法後,順便打另一個瘋狂同學,只可惜他沒接
也一點多了,喉痛要命的讓我不得先去喝些水,才又跑回枕頭山隱居

三點多,又醒來,開了電腦,想看看小王的比賽怎樣了(我家沒電視XD)
恩,洋基5:3領先,一支清壘打讓小王失了那三分,但是A-ROD還是火燙
讓小王還是具備勝投資格

喝口茶後,學學劉備三顧臥房,今天第三次回到臥室
這次一睡,就睡到了九點多,真滿足^^

尤其對已經連九天一早6點多就要起床去上課的我而言
這睽違已經的悠閒,真好^^

吃完了早餐,看了一下藤井樹的六弄咖啡




『我有個好奇,但是不知道該不該問的問題。』

「妳請說,我再看看該不該答。」

我淺淺地笑了一笑,『這樣一間咖啡館,要花多少錢啊?』

「你是問,全部嗎?」

『嗯。全部。』

「要包括店租嗎?」

『店租多少?』

「非常地便宜,一萬塊。」

『一萬塊?』我好生驚訝,『怎麼可能?我住的地方都要租我八仟了。』

「因為這是親戚的房子,我跟親戚租,他意思意思收一些而已。」

『原來如此,那這間店花了多少錢?』這依然是我最好奇的問題。

「兩百萬。」

『你真有錢啊。』

「不。我不有錢,而且兩百萬在台北開一家咖啡館,其實算是非常便宜了,我在很

多事情上都自己來,任何細節我都錙銖必較,盡量節省開業時的龐大開銷。」



『你本來是幹嘛的?』

「我本來是個室內設計師。」

『不好賺嗎?』我很懷疑地問著,畢竟這是一個看起來蠻賺錢的行業。

「不是不好賺,而是夢想總是每天催促著我從一成不變的昏迷生活當中醒過來。」

『好像很多人把開咖啡館當做是夢想。』我回答。坦白說,我也曾經想過。



「其實我也是孤注一擲。本來我是個簡單的上班族,但是我覺得那樣的生活,一點

都沒辦法讓我覺得有意思。」

『所以,開咖啡館有意思?』

「這應該從很久以前說起,因為我的人生有很重要的幾個轉折,所以才會走到現在這一步。」

以上截錄自藤井樹的六弄咖啡



想到了小龜,鳥,豪,呆,宜秀,我那一群朋友
當然,也想到了自己

有職員想當老闆,也有老闆想當職員
不管是哪種身分,想成為哪種
那不加糖,苦過回甘的滋味
希望,會是以後擁有的味道

當然,前提是要讓自己先變成好茶葉
想要怎要的味道,就努力去嘗試

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yad0304 的頭像
dryad0304

翱。四季。

dryad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