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颱風天



中午,風雨逐漸增強
也打消了騎摩托車去的念頭
看著玻璃翻白的速度,就可知雨大的程度



下雨天,不想走平常走的那防汛提道
淹水我就慘了

反正應該沒幾個瘋子這天氣會出門
就走走省道吧,塞的機會應該不大
果不期然,車子稀稀疏疏的
沒多久就到了社大,看到比我早到的遊覽車已經停在門口

先去報到,學員做了簡單介紹
我們就和河南大學的學生上了遊覽車
往全世界戴奧辛污染最嚴重的鹿耳門前進


屁股貼在高離地二公尺的椅子上,遊覽車內
目光越過道路兩旁的遮蔽物,落在不遠水泥短牆方的戴奧辛上
那平時騎車看不見的醜陋面
當角度改變了,高度改變了
視野也跟著改變了
因此
我才想飛的更高,想的更多,看的更遠








氣流吹的椰子樹像是清朝流行的髮
前禿後飄的
也如遠方的印地安民族
翹的亂漂亮的





有人在跑步耶,雨中
而且還包著個有型的頭巾
帥!!!!


水珠在玻璃上跳舞
隨風的律動,飛揚




灰丫丫的天,濃濁濁的河
飛揚在鹿耳門天后宮
看見鳳凰在飛揚
卻也在這毒殤的大地
看到過去的城市記憶
美麗底下的殤愁
在全世界戴奧辛污染濃度最高的土地上
住著一群有著不敢流浪的淚
顯宮里村民


不敢流浪的淚
也透露的那許多的無奈





婆婆檢查報告裡,寫著戴奧辛濃度是951
而在電話那頭,小兒子對婆婆說的是95.1
小兒子擔心媽媽承受不起
虛報了血液中的帶奧辛濃度
(一般人是20以下,婆婆的951是現在世界紀錄)

在天后宮的簡報室中
顯宮里村民緩緩道出那段過去,婆婆哽咽的哭聲
也哽咽了我的情緒




台鹼底下同期的同事,現在只剩兩人
其他都死於癌症
另一村民緩緩道出另一段歷史


而成大環境醫學研究所呂姓學者竟然以血液戴奧辛風險高 不代表會罹癌
以無法判定相關聯性,一同站在政府的立場打壓村民
拿老闆錢幫老闆說話無可厚非,但是前提在非昧良心之下



我真想問他既然如此
那你天天吃含戴奧辛900以上的魚也沒差摟
因為沒確切的相關性阿
敢不敢吃

靠,說真的我真想看看他的廬山真面目



過去的原罪,是用來記取的
而不是拿來逃避的

記取改進,那段傷害才有意義
逃避忽視,那不僅浪費了昂貴的代價
更讓人民對政府感到失望

看看日本水俁
想想我們顯宮

而且,連原田正純教授都說台鹼安順比水俁嚴重多了
那呂教授怎還能拿著人家用痛苦換來的經費睜著眼睛說瞎話

非身立其境的我,都如此沉重了
我更無法去想像婆婆他們所肩負的殤痛
也無法想像呂教授的心到底是比哪種黑還黑


當懂的越多,知道的越多,越體會自己能力似乎小的可笑
也更佩服黃煥彰教授的無我和執著


希望明天,也是個充實的一天
在沉重之餘


第一屆兩岸環境佈道師培力營<------網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yad0304 的頭像
dryad0304

翱。四季。

dryad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